中国造园艺术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,经历代匠师们的继承和发展,其艺术造诣之精,乃今日世上所少见。在世界园林中树立着独特的风格,对朝鲜、日本和十八世纪的欧洲都有很大的影响,被称为造园史上的渊源之一。

 

中园园林早在殷周时代已始兴建。公元前十二世纪己形成了专种植物和圈养动物的”囿”。囿在殷代末期是相当发达的,据”诗经”注解:”囿……天子百里,诸候四十里。”就是说,诸候也有囿,其内滋长着天然植物和乌兽,供帝皇们狩猎游乐的自然风景园。到秦汉时期又进一步发展,囿内设猿岩、栖笼岫、雁池、鹤州等,奇果佳树,瑰禽异兽,样样具备,并砌台筑屋工程浩大。同时还出现了私家花园。汉茂陵富商袁广汉,于洛阳北邙山下筑园,东西四里,南北五里,构石为山,高十馀丈,园中奇树异草,房屋建筑壮丽,其规模更加宏大。唐代,国运昌盛,都市生活恣意享受,不但帝皇宫苑精致繁盛,而民间宅旁亦掘池造山,建造园林,使建筑与山水相结合。至唐中叶文人画家常以风雅自居,自建园林,将”诗情画意”融贯于园林之中,创造出各种令人雅赏的意境。到了明清时代,宫苑更宏伟壮丽,私园遍及江南,不仅名园繁多,而对于园林的设计原则,艺术技巧和营造经验,均有系统的专著。明末吴江人计成,字无否,所著”园冶”一书是一部对中国园林艺术有精辟独到见解的著作。

 

中国古典园林可分四大类:帝皇的苑囿,多半与离宫相结合,位于郊区,规模宏大。如北京的颐和园,河北承德的避暑山庄等。私家园林,一般建于城市中,并与住宅紧联,占地小,风格素雅,装修精巧,以苏州的拙政园、留园、纲师园、狮子林等为代表。庙宇祠堂的后园,布局严谨,轴线分明,如杭州的虎跑、成都的草堂寺和北京的碧云寺等。名胜游览风景园,多半结合自然山水开发而成,如杭州西湖的西冷印社、苏州的虎丘、无锡太湖的蠡园等。

 

中国园林的艺术特色之一,是顺其自然,布局灵活,变化有致。在空间处理上有大小、开合、高低、明喑等变化。辽阔疏朗与紧凑迂迥相结合,构成种种曲拆而富于变化的景面,避免一览无馀。同时为了园内的空间流通,常采用敝轩、敝亭、敞廊,或用洞门、空窗、漏窗等,使空间形成半隔半连的状态,有虚有实,相互穿掸通透,从一区转入另一区时,其景物不断变换,以有限面积造无限空间,增加风景层次和深度。

 

特色之二,是小中见大,大中有小,巧于因借。如苏州的纲师园,仅五六亩地,当游人进入园中,感到山不高而有峰峦起伏,水不深而具汪洋之感,竹丛树荫,幽深莫测,园路常曲,长桥多折,空间虽小而景色如故。造园如作诗文,善于借题发挥,园外有园,景外有景,皆以少胜多,有不尽之意。借景随因地不同,在运用上亦有所异,可远借、邻借、仰借、俯借、应时而借。不但将自然之景、临近之物吸收到园中,而且一园之内还可互相对借,对比成趣互为呼应。景外有景在于”时”,花草树影,云水反映,风声水荡,乌语花香,交响成曲,贵在妙手化他人之物为我有,能化平淡为神奇。正如宋人诗云:”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”。

 

特色之三,是曲径通幽,妙在含蓄。中国园林常以假山、树木、屋宇、亭廊等阻隔视线,使游人几经转折还未窥见全园之貌。达到步移景异,耐人寻味的效果。当你进入园门,经小道,面对山石参差、藤萝掩映的景致,使你有深邃莫测之感,而沿径走去,行不多远,便气象万千,别有洞天。在你进入较大景区前,又有曲折,狭窄、晦暗的小空间作为过度,以收敛游者的视觉和尺度感,然后转到较大的空间,使你觉得豁然开朗,大有:”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喑花明又一村”之感。山以深幽取胜,水以湾环见长,曲桥、曲径、曲廊,无一笔不曲,无一处不藏,使游者有动观、有静赏,左右顾盼有景,信步其间使游程延长,趣味加深,空间无限。

 

特色之四,是诗情画意。中国古代造园者善于运用文学之形象思维的艺术魅力来美化园景。园中厅、堂、亭、榭上的匾联不仅起了装饰作用,而且题字、诗句、写景、借景抒情,画龙点睛,为园景增色。园中临池小亭,常选自苏东坡的诗句:”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或李义山诗句:”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不论风雨明晦,景色咸宜。加深意境,给观赏者富于诗情画意的联想。在不同的境界中要选用不同的题字,如夏天的焦廊、冬天的梅影,雪月,春天的繁花、丽日,秋天的红蓼、芦塘,随四时点景,渲染自然美色。至于松风听

涛,菰蒲闻雨,月移花影,雾失楼台等等更助游者寻味不尽。

 

除上述几点主要特色构成许多如诗如画的动人景色外,园林中之山石树木、亭、台、楼、阁的巧妙安排,更变化多端,另有一番境界。园以景胜,景因园异,中国大江南北之园林是各具风格的,以它芜媚的秀丽姿态吸引着国内外无数旅客,成为人们游憩的胜地。我喜爱中国的园林,每当我漫步入园对景写生的时候,那情意幽深,天趣动人,曲折多变的池、台、亭榭、迂迥曲尺的石桥,奇峰怪石,犹如到了瑶池的仙境,实为中国历史珍贵遗产,是世界建筑丛林中一朵绚丽的鲜花。